杂食|月更|目前以写同人为主|r18爱好者

晴吞。

晴明x酒吞

ooc

仅写给基友_(:з」∠)_ @RitasMonster 让我混个更新

“红叶啊,酒吞又来了,你不去见见吗?”晴明拉开隔门,有些无奈地对正在码牌的女子说着。

女子偏过头,对着男人扯出一个大概能用风情万种来描述的微笑,“晴明大人……”红叶唤着他的名字,叫得他骨头都又酥又软。

“来来来,接着打,这把轮我坐庄了啊!”红叶看着晴明大概是应下了的表情,立刻回过头叫着挫起指甲的阎魔,和试着用青行灯的手杖点燃花鸟卷的妖刀姬。

晴明退出去,关好隔间的门,他有点后悔把麻将教给这些式神了。

“大江山的鬼王来此,不知有何贵干?”晴明袖子里是满满的一摞符咒,但嘴上可是要周到的不失礼数。...

【判阎】与君醉卧(r18)

就是一辆车

难得的文笔复健,我已经躺成一条咸鱼了

难吃混合ooc

与君醉卧



我是个小妖怪,哦对,就你们最常见的那个挂门檐上又红又大那灯笼就是我,有一日碰巧青行灯大人来做客,正事说完便索性讲些奇闻怪谈。

平时那门都是关得严严实实,我连听个墙角都不成,今天赶得好,九命猫那家伙是最后一个挤进门的,拖她那几条尾巴的福,给我留了个缝,让我也跟着一饱耳福。

可惜她来的晚,故事都讲完了,就剩写大妖怪的边角料留给我听,但总归聊胜于无。

青行灯用手指拨捻着烛心,好像没看见正趴在门缝恨不得把舌头挤进来偷听的小妖怪,她继续讲着那两个平日里总目中无人模样的妖怪的事。

说起来大天狗应该很委婉地问过荒川,显仁和他究竟哪一个更让他喜欢,荒川听了估计会先笑大天狗愚蠢,这种三岁娃娃都不兴的...


比赛开始前,照常是列队握手,叶修冲着斜对面的黄少天,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本来排在喻文州之后的黄少天立刻浑身一颤,往后走去,插到末尾,他总有预感,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儿发生。

事实上,他预感的没错。

叶修一把拽住黄少天压根没打算往外伸的手,非常象征性地做了个友好握手的姿势,“少天啊,我记得,你之前好像就是用这只手给自己扩张的吧。”他声音压得很低,低到似乎只有黄少天一个人能够听清。

“…………滚!!”黄少天脸色变了又变,像是大屏幕旁边闪个不停的霓虹灯,他沉默几秒,在裁判快要忍不住走过来分开他们的时候,憋出了言简意赅的一字。

当然,黄少天不是那种吃了瘪还会忍气吞声的人,在下一次蓝雨遇上兴...

[cp]#gradence#

一直觉得是部长预见了默默然在第二塞勒姆,然后他想办法接近,于是将Credence受虐待的事情委婉透露给Tina,因为Tina是那种拥有自以为是的正义感的家伙,后来Tina也如他所愿,取得了Credence的信任然后自己作死地在麻鸡面前施了魔法。

然后部长就有足够的理由去接近Credence,最开始Credenc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