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食|月更|目前以写同人为主|r18爱好者

晴吞。

晴明x酒吞

ooc

仅写给基友_(:з」∠)_ @RitasMonster 让我混个更新

“红叶啊,酒吞又来了,你不去见见吗?”晴明拉开隔门,有些无奈地对正在码牌的女子说着。

女子偏过头,对着男人扯出一个大概能用风情万种来描述的微笑,“晴明大人……”红叶唤着他的名字,叫得他骨头都又酥又软。

“来来来,接着打,这把轮我坐庄了啊!”红叶看着晴明大概是应下了的表情,立刻回过头叫着挫起指甲的阎魔,和试着用青行灯的手杖点燃花鸟卷的妖刀姬。

晴明退出去,关好隔间的门,他有点后悔把麻将教给这些式神了。

“大江山的鬼王来此,不知有何贵干?”晴明袖子里是满满的一摞符咒,但嘴上可是要周到的不失礼数。...

【判阎】与君醉卧(r18)

就是一辆车

难得的文笔复健,我已经躺成一条咸鱼了

难吃混合ooc

与君醉卧



我是个小妖怪,哦对,就你们最常见的那个挂门檐上又红又大那灯笼就是我,有一日碰巧青行灯大人来做客,正事说完便索性讲些奇闻怪谈。

平时那门都是关得严严实实,我连听个墙角都不成,今天赶得好,九命猫那家伙是最后一个挤进门的,拖她那几条尾巴的福,给我留了个缝,让我也跟着一饱耳福。

可惜她来的晚,故事都讲完了,就剩写大妖怪的边角料留给我听,但总归聊胜于无。

青行灯用手指拨捻着烛心,好像没看见正趴在门缝恨不得把舌头挤进来偷听的小妖怪,她继续讲着那两个平日里总目中无人模样的妖怪的事。

说起来大天狗应该很委婉地问过荒川,显仁和他究竟哪一个更让他喜欢,荒川听了估计会先笑大天狗愚蠢,这种三岁娃娃都不兴的...


比赛开始前,照常是列队握手,叶修冲着斜对面的黄少天,露出一个标准的微笑,本来排在喻文州之后的黄少天立刻浑身一颤,往后走去,插到末尾,他总有预感,接下来不会有什么好事儿发生。

事实上,他预感的没错。

叶修一把拽住黄少天压根没打算往外伸的手,非常象征性地做了个友好握手的姿势,“少天啊,我记得,你之前好像就是用这只手给自己扩张的吧。”他声音压得很低,低到似乎只有黄少天一个人能够听清。

“…………滚!!”黄少天脸色变了又变,像是大屏幕旁边闪个不停的霓虹灯,他沉默几秒,在裁判快要忍不住走过来分开他们的时候,憋出了言简意赅的一字。

当然,黄少天不是那种吃了瘪还会忍气吞声的人,在下一次蓝雨遇上兴...

[cp]#gradence#

一直觉得是部长预见了默默然在第二塞勒姆,然后他想办法接近,于是将Credence受虐待的事情委婉透露给Tina,因为Tina是那种拥有自以为是的正义感的家伙,后来Tina也如他所愿,取得了Credence的信任然后自己作死地在麻鸡面前施了魔法。

然后部长就有足够的理由去接近Credence,最开始Credence还是有些害怕和不信任这个突然出现的男人即使他说他和Tina是朋友,但是部长又在他面前展现了魔法,他为那种存在于自身却不能完全被自己控制的力量本该有的模样而着迷。[/cp]

【Graves/Credence】不可描述

大概就是一点关于这俩人在小巷里或者家里会怎么样之类的事情吧?

标题斜线很有意义。

微型车?

如果点不开的话可以试试下面这几个方法_(:з」∠)_

1*可以微博搜Gradence的tag

2*keana-凉爷←搜这个po,然后点文章

(无需关注)

【酒友组】千杯酒不如一世友

·只是酒友组,私心夹带判阎和天荒……

·私设多,写的随性,ooc和难吃x1000。

·勉强算作复健,希望喜欢。

荒川

 

 

 

 

“你是又来游说我的吗?”荒川被人扰了清眠,极为不情愿地踩着水走上来,“不,黑晴明大人对你早就不抱有希望了。”罪魁祸首倒毫无自知,也没有一点道歉的意思,“我只是来提醒你一下,今天,又到满月了。”

 

 

“这需要你来提醒我吗?”荒川将酒坛递到男人手里,毫不留情地接开他的伤疤,“我可记得,之前因为忘记此事而被罚饮的人是你吧,大天狗。”

 ...

【大概是决战之前,难吃混合ooc】

“你会想起变成妖怪之前的事吗?”大概是因为无聊,又或许是因为今晚月色太美,实在是适合伤春悲秋,大天狗将还温热的茶杯放在一边,问着一个他自己都没什么答案的问题。

好在荒川不太介意男人的胡言乱语,因为他本就是个随心所欲之人,“被人猎捕的日子难道值得怀念吗?我与你……可是不一样的。”

对于被猎捕,或者是追杀,大天狗只有化身为这长存世间的妖物时才稍有体会,所以他不甚懂的,也不能理解荒川眼里鲜少流露的悲哀。

“看来我提起了一个并不怎么适合欣赏美景的问题啊。”大天狗自诩还算会察言观色,适时结束了这个并不会勾起什么美好回忆的话题。

“那要向我赔罪吗?”荒川指了指...

【判阎】逐光掠影

 

 

 

 

1.

 

 

浅淡的香味绕着阎魔转了好几圈,她不情不愿的睁开眼,寻了味道趴在厨房的窗口,看着那双骨节分明的手,将鹿筋、蟹黄、细细剥好的干贝,混上瑶柱、冬笋,一层一叠的放进坛子里,然后淋上阎魔从酒吞那里拿来的灵酒,封上荷叶。

 

 

男人早就习惯了阎魔的举动,但还是恭恭敬敬的说了一句,“阎魔大人,中午好。”手肘搭在窗边的人,似乎还没太睡醒,只是从鼻腔里哼了一声,算作回应。

 

 

挑上几块木质实沉又不冒烟的白炭,扔进炉里,酒坛放在台上,先用武火上烧沸,后在...

【酒茨】夜起风寒(r18)

大概有惩罚、失禁、出血等paly,请自动避雷。

难吃x100,oocx1000,确定能接受再继续观看。

这锅节奏特别快,拖长了能写八千,然而我只写了五千,我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很难过,哦顺便这个算he吧。(还完债的感觉真好啊!接下来一周都不用写酒茨了

私设多如狗!最后跨度非常大,因为我不想写了,就这样,专业烂尾强行he

一辆更破的车

接受夸我,不接受任何差评

啊……有人说点不进去

1*可以微博搜酒茨tag

2*可以找酒茨主页

3*keana-凉爷←搜这个po,然后点文章

微博,能不关注就不要关注,关注了的可以取关!谢谢!

1 / 4

© 黄少天 | Powered by LOFTER